金子的妄想剧场

常年失踪人口
目前沉迷凹凸和es无法自拔
圈名金子/阿金随便叫
背景是烷太太画的和子太太的神奇动物paro(๑´ㅂ`๑)太太真的太棒了赞美太太呜呜呜T^T
以后大概会只写瑞金了orz有可能还会写雷安

新年快乐!祝我生日快乐!


愁凑好吃,我要写愁凑(不存在的)


【雷金】fgo paro的短打

  是短打。

  反正没人看所以乱写

  

  “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看着眼前衣装华丽的海盗,金咽了口口水,点了点头。

  面前的海盗是谁自然不必多说,在上个特异点他带着格瑞跟这个最终boss打的难舍难分,最后这海盗放了个宝具废了他一只手。

  当时格瑞暴走的样子他是真的不想在回忆了。

  面前的海盗——在消失前的最后一刻金得知了这人是百年前大名鼎鼎的海上霸主雷狮——看着金呆愣愣的样子只觉心里疑惑,金看着面前一脸疑惑的雷狮感觉自己的手臂直发疼。

  知道身边作为中意从者的格瑞拍了拍他的肩,今年十五岁的人类最后的御主这才反应过来,伸出手向海盗表示友好。

  海盗哼了一声,嘴角挑起一抹笑容,回握了金的手。

  

  金心里的算盘打的响亮,想着要不带着雷狮四处逛逛。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任务,刚好带着这个新从者熟悉熟悉环境,顺便改变一下自己对雷狮的坏印象。

  说到底你雷大爷还是你雷大爷,就算是没有了特异点的影响,那不可一世的态度和霸者的气概都没有任何变化。

  “也就是说在上一个里我和你是敌人关系,现在我出现在迦勒底让你有点害怕?”雷狮笑了,心想这小崽子也是了不得,竟然还敢给之前的敌人带路。虽然他没有之前的记忆,但光听金的口述,他也能明白之前的自己给金带来了多大的心理阴影。

  “倒也不全是这样,”金挠了挠头,耳尖有点发烫,湛蓝的双眼偷偷看了看身后的雷狮,回答道,“其实原本我们都不知道对方是敌对关系的,你当时不知道我是个男孩子,啊对了,我那时是女装状态,然后就说要把我抢来当什么海盗夫人,然后安哥就一个没忍住,跟你打了起来——说到底我们那是的目标不是你,哪知道这么一打,两边算是打了个照面,也是确定了你就是我们要找的魔神柱。”

  少年这话说的实在是太流利了,让雷狮愣是想了半天,才意识到那时的自己是多么糟糕。

  倒不是说对男孩出手这件事。在海盗中,有这方面的取向的家伙也不少,偶尔和男孩玩玩也是别具风情,但雷狮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看上这样一个瘦削的小兔崽子的。

  

  然后他就被打脸了。

  

  这是rider雷狮在彻底迷上金之前的故事。

  

  懒了。等以后有空了再写吧。


唔诶居然还有人看啊我这个lof。

要不最近趁着没事情干写点东西好了。。


这微妙的粉丝数哈哈哈哈

【瑞金】猫和长寿的魔法师

偷偷冒一下泡。
感觉要写很久所以先发个小短打告诉你们我在写orz
魔法使和使魔设定
  金现在身上只套着他的一件衬衫,这大概是之前凯莉拉着他叽里呱啦科普的那什么衬衫。
  是什么衬衫来着。
  格瑞只觉得头脑一热,天旋地转,一步夸上前提溜起金的衬衫。哪知道金身板太瘦弱,格瑞这一提,没把他人提起来,他身上的衬衫先离开了他的纤细的腰,腰下风光一览无余。
  格瑞目光刚一触及那白白嫩嫩的身子,就跟触电一样缩了回来。连他人都和触电了一样,手一抖,本来被衣服一同架了起来的金又落在了硬邦邦的床上。
  格瑞将目光撇向别处,问金这是怎么回事,金也是一懵一懵的,他怎么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心想我还以为格瑞你常年没朋友内心扭曲终于对自己的猫下了毒手。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自己尾巴,心里开心伤心搅在一起,味道十分复杂。 开心不用说,伤心的原因只是因为自己不能挂在格瑞的脖子上了。
  格瑞看着金脸上的表情丰富的跟变戏法似的,叹了口气心想先去医院给金打个针防止这傻猫变成人形后一个不注意魔力暴走,之后去图书馆查查吧。
  还没等他带着变成了半人类的金去医院,便听到吧唧一声,金又变回了原来那只金色小奶猫。
  速度之快,令人猝不及防。

总而言之出来诈个尸。
然后关于更文,虽然我是混沌恶类型的拖更人员,但应该是会写的,现在也有在写但因为是高三了没时间打成电子稿(笑)。以及下下周有个两天半的小假期,那时候说不定会更。

【all金】关于那些个对我图谋不轨的从者

这是fgo趴的all金

最近沉迷fgo无法自拔

以及今天终于考完期末考了可以更文了(笑)

金是御主设定,其他所有人都是从者(笑)

虽然是第三人称,但是主要是写新人从者安迷修眼中的all金的各位

虽然不是长篇但是写不完所以会分段发

很短

大概是小剧场

 

等到安迷修实装,作为saber来到这个特殊设施时,这里已经聚集了许多英灵。

令他惊讶的是,与他一样回应他的那位年幼的御主的召唤的从者,他们的身份都让人感到敬畏。

无论是远古时代的支配者还是大航海时代的海上霸王,每个英灵都无疑是他们各自时代的绝对王者。这样的英灵竟然会屈尊委身于这样一个稚嫩的孩子手下,作为一介从者尽心尽力地守护他,这真的是让本为骑士的安迷修深受感动。

这可都是些好人啊,初来乍到,还不是很了解这个地方的安迷修如是想到。虽然都长着张恶人脸。

 

“master,关于这次的队伍安排······”安迷修拿着手上的这次的出战队伍名单,打开了金卧室的门——他当然是敲过门了的,但是金并没有回应。这种情况以前也是有过的,明明还是个半大的孩子,金却总是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死命钻研卢恩魔术。

因为我太弱了嘛。被问起为什么要这么拼命时,少年挠了挠头,苍白的肤色称着浓浓的黑眼圈,瘦弱的少年模样让安迷修心中五味杂陈。他并不是说对金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有那么一瞬间,作为历史上最廉洁的骑士的他的心中,闪过想要将金紧紧抱在怀中,将这小小的人儿占为己有的想法。

这样是不正确的。他这么想着。

“master——”他前脚刚踏进金的房间,便愣住了。只见金发的少年枕在银发的亚从者的大腿上,紧撇着眉,沉沉的睡去。平日里面无表情的亚从者此时竟轻抚着金的脸庞,面庞柔和的像个假从者。

等,这是格瑞!?安迷修吓得想要失声大叫,格瑞却先一步出声:“金睡着了,别吵。”听这话的语调,俨然是当初他被召唤时,看到的那个带着肃杀之气的亚从者。安迷修的心脏砰砰直跳——当然只是因为过度惊吓而不是因为别的什么。

“啊,好。”他放低了声音,目光从格瑞姣好的面庞上移开,悄悄地落在了沉睡的金的脸上。这是一张稚气的脸,这是一张满是疲惫的脸,不经意间,他竟然把面前的金发男孩与他曾经服侍过的王的脸重合——不,他们完全不像,但他们又是一模一样的坚强,脆弱。安迷修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心中有了些奇怪的东西。

是感动吧。他这么安慰自己。是感动。

真没别的了。

格瑞皱了皱眉,低头看了看留着口水的金,对安迷修说:“没事的话就请离开吧,关于队伍安排的事情我会跟金说的。”他看起来颇是不快,俨然一副要把安迷修赶走的正宫样。虽然平日里看他就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但看起来他和金的二人世界被破坏这件事让他把“我现在很不开心”这几个字写在了脸上。

“啊,那就拜托你了。”安迷修把目光从金的脸上收回,歪着头轻轻笑了一下——当然,这是不怀任何其他意思的骑士的礼节性的微笑——便转身离去了。

他能够感觉到格瑞的目光紧紧地盯着他,直到金房间的门砰的一声关上。

你们要相信我是有在写的orz今天绝对会更文,嗯,如果我写的完的话_(:з」∠)_

@自伤有色 总而言之把小号放了上来w可能会放些画之类的还有瑞金的文